Home | 同学活动 | 新旧音像 | 讨论园地 | 文章转载 | 留言板 | About Us
    校庆40周年
  Reunion 05
    广外网址
    美国校友会
    广外英语79
    广外英语80
    广外英语81
    广外英语82
    深圳校友会
  文学城 
  多维新闻
  世界日报
  新华社
  新浪网
  京报网
  羊城晚报
  
    

在国外无志而平凡的生活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拿出一些老头手提着鸟笼子泡茶馆的黑白照片,深情的教导我们:这些都是没落的八旗子弟,他们每天养鸟,逗蛐蛐,清朝就这样灭亡了。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玩物丧志。

最近我带着我的狗散步时,这句话唤起了我的回忆;我这是不是玩物丧志?我们学生时期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志向,长大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意义的人;当不上董存瑞,黄继光那样的英雄人物,也要争取当上时传祥或焦裕禄那样的人。

我们现在是丧志,还是无志呢?应该是无志!因为我们就是在努力的做好清打粪的工作,也没希望和美国总统握手,得到奖章。我们在公司里,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我们也不过是拿薪水的雇员。我们没有任何希望从科级提到处级干部,更没有可能从优秀工作人员提升为县长,因为他们的县长是竞选出来的,不是破格提拔的。

因为我们面对着所谓的成功之路不存在,我们也就无法选择我们自己的志向了---所以是无志。我们遵守法律,爱护家庭,勤勤恳恳的工作,这就是我们平凡的生活。和国内的人比,我们也许还有许多不同之处。

消费:

在国外生活的人,基本上特别小气,这个名声已经在国内广泛流传。我在国内做生意比较早,和朋友,客户吃喝消费的费用基本都是我出。现在从国外回去,基本上成了位蹭吃蹭喝得主儿。国内的同学朋友,有的人确实发了财,有的人也不过是上班族。可是只要和他们出去消费,他们个个大方,花几千人民币眼都不眨。这也许是上班族一个月的薪水。对我来说,一算好几百美金,尽管是我收入的一小部分,我也舍不得这么烧钱。

我出差或旅游去过一些国家,我基本上没有叫过出租车。除了由当地人来接送,剩余的时候,不是挤地铁,就是挤公共汽车。在美国我基本上自己开车,就是出远门,也是在当地租个车自己开。可是我见到来美国做生意的国人,没有坐公共汽车和地铁的,不是旅游车,就是出租车。在曼哈顿我接待过一位毛纺公司的经理,叫出租车包一整天。他坐在楼内喝茶,出租车在外面听着,每分钟都记着费。我好心的告诉他:这地方出租车到处都是,何必花冤钱。他轻蔑的瞟了我一眼,我也只好自己知趣的不再说了。

在国内洗脚房,一次消费几百块,没有谁说贵。一次我在纽约,看到中文的牌子,按摩洗脚房,我心里痒痒,止不住的进去了。一位南方的小姐,告诉我她们洗脚按摩的质量如何如何高,脚背脚面左擦右揉等等,最后告诉我今天还有10%的减价,才一百二十块钱。我一听转身就走了。说起来,换成人民币连一千块都不到,我是花不起吗?不是,可以说在美国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花得起。只是我的概念中,这钱花在这上不值得。

在宁静的夜晚闭目沉思,我们这些出国十几年的人,比在餐馆打工的人薪水要高,从我们的心理,我们是否把我们和他们分为了两个阶级?没有,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平凡的人,这才是我们的朦胧中的知觉。

遵纪守法

在国外的人,刚来人的胆子大,来得越久,胆子越小。在美国,动手打架中国人基本没有,开车闯红灯的事都是不小心造成的。在工作中,和美国同事交往,谁也不敢开点黄色玩笑。到海滨浴场,甚至脱衣舞场,见到无数丰满的金发碧眼的女郎,无论身材多么充实浮凸,只能是浮想翩翩,自身性神经冲血膨胀,谁也不敢去碰一下。

我的一位朋友的孩子要来美国读书,我的朋友打电话说给我复制了一些光盘。我到文学城的法律论坛,一看如果被查出来,一张光盘罚一万美金。吓得我马上打电话,千万不要带光盘,食品也别带。当我去机场接这个孩子,带的不止几十张光盘,包括五公斤北京的散装花生米(他知道我最喜欢吃北京农贸市场买的花生米)。我一看吓出一身冷汗,这要被查出来,我得去卖房子了。小孩子坦然地一笑说:一般都查不着。

我每天早晚两次遛狗,带着塑料袋每次把狗屎捡回来。我爸爸几年前来美国住过几个月,每天帮我遛狗,也带着塑料袋走,但从来也没拿回来过。一次我奇怪的问他:你装狗屎的带子哪里去了?他说:扔到树林里去了。我告诉他说:那个牌子明文写着,扔垃圾倒树林子里,罚款两百五。他回答我说:哪里有那么容易被人看见罚款的。我当天跑到他常遛狗的地方,好家伙;许多小树的树梢上,挂着许多袋子狗屎,林子中就更多。

去年回北京,朋友带我出去道家饭店吃饭,开车时,不但不系安全带,一路上创了三个红灯。我吓得头上直冒汗,他告诉我,这附近没有监视器,就是抓着了,无非罚点钱,他根本不在乎。

我们几个人在饭店里吃饭,一位服务小姐的丰臀在裤子的紧紧包裹下,走路一步一步,臀部的一摆一摆,我的朋友喝得有点多了,拍了一下小姐的臀部,小姐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开了。一晚上,我紧张的那顿饭没吃好,真怕警察来了。我的朋友们开怀畅饮,说我出国以后,与他们的距离差得太远了。

追求:

我很早做生意,经常和外国人下饭店,总是看到许多羡慕的目光.我的心理那种满足感,学名叫虚荣。我也做过几年的总经理,也拍着桌子对下属喊:我不管你的过程,只有你的结果,办不成别回来见我,心里的感觉更好。我一次晚上和朋友们出去吃饭,一顿灌过一瓶二锅头,开着车沿着黄线走,因为已经看不清斑马白线了。警察把我截下来,要收我的车和驾驶本,我迷迷糊糊地拿出钢笔,问他的警号是多少。警察马上明白,我一定有什么来头。聊了一会儿,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喝得太高了,这车开的画着S,小心点,走吧!我自己怎么开回家的都不知道,可那份洋溢的感觉满眼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还有一种美丽的回忆.

出国以后,让自己如何的卑微下来,是我的第一堂课,也是最长的一堂课。来了好几年的时候,有时还憧憬着自己曾经耀武扬威时的美梦.

现在,踏实了.你说你家的房子比白宫都大,我也不羡慕,我不和任何人比.你再富,和我没有关系.我一次到波士顿办事,那家公司的一位北京老乡告诉我,柴玲就在隔壁的楼上班.我们上大学最崇拜的教授温元凯,听说在纽约打工.

人出国以后,第一件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活下去,不过你当年是多勇的好汉,无论你是追求多么浩瀚的前程,吃饱是第一需要.然后,听说谁找到工作了,羡慕;谁拿到绿卡了,心急;谁发了大财了;嫉妒.这几关过去以后,基本上就修成正果了.

等买了房子以后,就只有老老实实的做人了.不攀比,不嫉妒,不追求.

我们的追求到哪里去了? 我还能做什么?现在,除了挣钱是一种追求外,还有什么?我的这种清贫,朴素的生活也不需要那么多钱,房子再大,我用得最多的是我的写字台,用的时间最长的是一只两米见宽的床.

我已经丧失了追求特权的欲望,洗净了虚荣的心灵.我们生来是个凡人,我们过的也是凡人的生活,后脑勺谁也不长反骨。.出国的人,像一只被风刮掉的树枝,被海水冲来冲去,最后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了.以后再有大飓风,被连根拔起,也不知道又冲到何处了.

在国外的清贫而朴素的生活

我在上学的时候,学过也背诵过许多革命诗词,大多数词句都随着岁月的流逝走了。在国外生活了多年,好容易度过了艰辛创业的年月,有的词句不知不觉地又回来了。方志敏在狱中写的散文(清贫)中的一句话: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又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回到了我的脑海;描述了我在国外的生活。我还没有权力称自己是个革命者,但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现在的生活。当然,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了解实质。八十年代的留学生和国内的同学聊起吃的时候,都抱怨每天咬着牙吃鸡腿,现在见到鸡肉嘴都哆嗦。国内的人的第一印象是不理解,认为这些出国的人吃饱了撑的,我们国内过年的时候才吃鸡肉呢!。我来到这里后,才真正的明白,他们说的是真的,鸡肉真便宜,但是连着吃几顿,谁也受不了。

近几年来,我每次回国都感觉不一样,谁奢侈,谁朴素,已经来个180度大转弯。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欲。掩卷沉思,我们的生活习惯已经无法和
国内的同龄人比了。

脾气:

出国几年的人,一般都没有脾气,大街上炒架骂人的,基本没有中国人。在公司上班的中国人,基本都是俯首帖耳,没有敢犯上的。自己手里攥着钱去买东西,人家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能帮你吗?我们还得规规矩矩的听从指挥,付款的时候,除了付清货物的全款,再加上税款。在国外的家中,女主人的脾气比丈夫要稍微大一点,因为地位上升的太快了,说话做事也在逐步的调整。男主人带着一日的辛劳回到家中,晚饭没人做,马上就会自己动手做一家人的饭菜。女主人批评饭菜的质量不高,男人也会低头不语。美国讲究吃瘦肉,我家自己包的水饺,硬的象子弹头一样,我还要口是心非的赞扬几句。

我以前在国内时,脾气特足,尤其遇到比我老实的对手,就更加楼不住火。上班的时候,吵架的事情天天有,人之间的争斗相当频繁;似乎不斗难受。我到了国外以后,修炼成了臭皮囊。去年回北京,和朋友到餐馆吃饭,服务员说,现在是奥运期间,餐馆内禁止吸烟。我这样零脾气的人,立马儿把烟放回口袋。我的朋友以前是个很平静的人,现在也变样了,脾气暴涨。他一拍桌子对着服务员说:你他妈把经理找来!吓得小服务员一溜烟的跑了。经理来了,他的脾气又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多,指着经理大声说:附近这么多餐馆我没去,领着我多年的朋友来你这里吃饭,是涨你的脸啊!什么规矩你敢用到我身上了?经理陪着笑说:这是奥运期间的新规定,我给您找个位子靠着门,您一步就可以走到门外去抽烟,行不行大哥?真是火上浇油,我的朋友脸一下子变了色,指着经理说:看来你也不要脸了。然后对着我说:咱们到另一家去吃!客随主便,我尴尬的站起来。形势一下子转过来,这次经理的脸变了颜色,拉着我朋友说:别别别,大哥,我给您找个单间,随便抽烟,不多加一分钱。谢谢。我们进了豪华单间,尽情的吃喝,这有脾气还是真管用。

吃:

也许是小的时候吃得好东西少,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我变成了美食家;利用工作的便利,吃遍了各处的美食。无论是出差,出国,首先令我兴奋的是当地美食。九十年代初,品尝美味佳肴也成为时尚,吃饺子有饺子宴,吃烤鸭也要配上各式的不同的菜肴,山珍海味,层出不穷。记得那时我刚听说白塔寺街新开的涮羊肉大餐,涮的是刚切的活羊,马上就找了几个哥们当晚去享受了一顿。

现在如何?虽然没有像有的人家一样,每天吃水煮菜,但是也清淡的过分了。中国式的晚餐;一荤一素再加上一盘凉拌生菜。尤其嚼着生拌菜,真象是喂兔子的。这已经比以前奢侈多了,那时一家人的晚餐,经常是烤一个在食品店花两块多钱买的生比萨饼。

几年前,听有人说在纽约的法拉盛,有一家正宗的天津师傅开的小吃店,作出正宗的油条,火烧,驴打滚,另外还有豆浆,炸豆腐,杂碎汤。我带着全家,每次开五个多小时的车,到纽约住四五天,每天早晨吃一顿饱饱的早餐,临回来时,买一大堆装满三个保温箱。连着几年,每年两到三次。现在,这个瘾也不知不觉地自动没了。日久天长,清贫朴素的食品,也在我的身上生根发芽了。我快三年没去了,自己本身也不渴望去。一次在我们附近的中国超市,买了一顿红烧肉,吃不到两块就咽不下了,家里人一看那白花花的肥肉,谁也不吃,最后扔进了垃圾箱。

几次回国,吃饭的兴趣逐步减低。油多的菜吃不了几口,油炸的食品不愿意吃了。我原来一顿可以吃半只烤鸭,现在只能吃一只腿,因为肉太肥。这是怎么了?食欲,应该是人类的第一欲望,在国外却不知不觉地消逝了。

享受:

在美国呆上七八年的人,一般都晋升为房奴。可是,不管房子多大,你能真正占有多大的空间?房子大与房子小又有多大的区别?成为房奴后,死心塌地的工作,老老实实的做人!国内的人到新马泰旅游的时候,我正在自己辛勤的整理后园。国内的人在灯红酒绿的夜总会销魂的夜晚,我不是读书,就是早早的进入了梦乡。我仔细算了一下;每周工作四十个小时,睡觉四十个小时,开车在路上的时间,家务等等,基本周一到周五全满了。周末两天,购物,整理房间,基本没有逍遥的时间。给朋友们打几个电话,每个电话都不长,因为不是人家忙,就是我自己忙。这一年下来,静静的回忆一下,我们自己过得什么样的日子?

国内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场景;每天晚上,享受生意或友情类的晚餐,到洗脚房去洗脚,到夜总会里跳舞唱歌,每个晚上都有不同的故事。我出国前,只看到刚刚兴起的歌厅,按摩厅还有形形色色的发廊,并没有洗脚这个项目。我回国时,和几个朋友一起洗脚,我闭眼一躺,忍着揉搓时得酸痛。几位朋友可不一样,一看到小姐进来,就要求找经理。我当时只纳闷,这时经理来了。几位都要求换小姐。我看经理陪着笑,马上去找其他的小姐,我就问:为什么要换人?几位都解释说:小姐不漂亮。我说,你们来又不是做别的事,小姐漂亮有什么用?他们都怜悯着看着我,一位解释说:你曾经是那么挑剔的人,这出了国,咋变成这么朴素了?你为什么不要个质量?漂亮的小姐赏心悦目,揉搓的时候是个啥感觉?肥胖的小保姆给你做脚,你又是啥感觉?

我无语了!美国城市的夜晚,金发碧眼的小姐有的是,园韵的粗线条,高高的酥胸,风韵而摆动的臀部,有谁敢斗胆去找个销魂?咱不是因为报纸上宣传的那样,要节欲,或者无欲,而是怕染上病,或者怕给自己添麻烦。埃!我们过的才是清贫,朴素的生活,表面上住着金碧辉煌的洋房,回家吃着最俭朴的中国餐,每天疲于奔命。有个朋友说:你的这种日子,我可过不了。也许你比我多活十年,可那种吃糠咽菜,没有享受的日子,多活一年,多受一年罪".

文学城

Email Us: admin@gw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