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同学活动 | 新旧音像 | 讨论园地 | 文章转载 | 留言板 | About Us
    校庆40周年
  Reunion 05

  Reunion 08
    广外网址
    美国校友会
    广外英语79
    广外英语80
    广外英语81
    广外英语82
    深圳校友会
  文学城 
  多维新闻
  世界日报
  新华社
  新浪网
  京报网
  羊城晚报
  
    

5班同学09年11-27广州聚会相册  欢聚漫记 2010-2-9

 欢聚漫记

(一)

20091127日下午,广州白天鹅宾馆。

经过周之安、张小西、赵衡等同学几个月的精心策划,广外英语77510位同学,在分别27年之后,相约在这里团聚。

3点钟过后,同学们陆续抵达。北京的周之安偕夫人公子、津巴布韦的蔺守明偕夫人,在结束了长江三峡之行后,风尘仆仆赶来了;澳大利亚的黄汉煊来了;北京的付志刚来了;香港的赵衡来了;海南的吴华生来了;美国的张小西、方贯虹来了。方贯虹有一家公司要打理,里里外外一把手,这次是放下工作赶来参加聚会的,活动一结束,就必须立即赶回去。

510分了,汕头的陈泳勤还没到。打个电话问问。电话那头传来了老陈的声音,说是已在宾馆一楼,可是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正找不着北呢。经周之安一番指点,才得以到达大堂check in

6时。稍事休整后,众人来到大堂准备外出用餐。这下可热闹了:平日的老板书记严父慈母,现在一个个都变成了老顽童握手,拥抱,调侃,闹成一片,乐坏了一旁的张小西,忙坏了她手里的照相机。

到了餐馆,大家团团围坐,但北京的肖南还没到。周之安电话联系,说是飞机误点,一时还到不了,我们只好边吃边等。一个小时过去了,边吃已告一段落,老肖还没到,于是大家继续边等。9时许,肖南终于来了,把桌上的菜热一下,再加个汤粉,草草打发了辘辘饥肠。真难为他了。

用过晚餐,我们一行10人来到白鹅潭边的露天酒吧。一杯饮料在手,海阔天空神聊,直到午夜12点。

(二)

28日。上午9时许,用完早餐,大家按计划前往母校拜访老师。

走出大堂,外面下起了小雨。出门见雨是好兆头:雨乃天外来水,寓意进财;此外,听说向天空喷射水柱还是港口船舶表达喜庆的一种礼仪。感谢老天爷为我们这次欢聚和母校之行举行了喷水礼!祝当老板的同学们财运亨通,财源滚滚!

10时许,巴士徐徐开进了校园,来到教学楼前。张进、林挺,还有蔡云和张江霖,满面春风在这里迎候。他们都有两重身份:是当年的老同学;毕业后留校从教,故又是今天的东道主。这次母校之行,多亏了他们特别是张进林挺的热心张罗。衷心感谢他们!

老师们相继来了:何自然老师满面笑容,骑着自行车向我们飞驰而来;伍谦光老师、朱道敏老师、许国烈老师、蔡明辉老师、黎燕老师,一个个步伐稳健,向我们走来;还有源可乐、王文心等77级留校老同学也来了。问候声、欢笑声在校园飘荡。喝一口东道主老同学递过来的矿泉水,凉在心肺暖在心窝。

座谈是学子回母校的保留节目。我们座谈会的地点就在当年我们的教室。当年朝夕相处了4年的课室,这时既熟悉又陌生:摆在后面角落的UNDERWOOD打字机被撤走了。当年,靠着这台几十岁高龄的老式打字机,我们全班20位同学练就了娴熟的英文打字技术。如今电脑早已普及,UNDERWOOD光荣退役当在情理之中,但是我们会记住它。还有,原来摆放老式磁带录音机的地方换上了大屏幕电视机。多媒体早已广泛用于教学,如果跟现在的学弟学妹们讲我们当年使用的磁带录音机,无异于在跟他们说天方夜谭。

课室里暖意融融。师生20多人济济一堂,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张进热情洋溢的欢迎词之后,我们向恩师们汇报离校20多年来的风风雨雨:

周之安毕业后回北京,先在贸促会工作,后来下海从事国际旅游。如今他事业有成,而且热心公益,是广外高尔夫球会的会长,也是我们这次聚会的重要发起人和组织者,从活动的策划到住宿交通的具体安排,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真是功德无量!

老家河北的蔺守明毕业后到北京工作,后来外派到津巴布韦。他在那个充满战乱和贫穷的国度看到了无限商机,于是在那里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同上至总统夫人下至官员军警打得火热,他也因此而赚得盆满钵满。在座谈会上,他出手阔绰,给我们每人送上两张津国钞票,使我们一下子就拥有了百万亿津元的身家。但老蔺告诉我们,津币中看不中用,100万亿津元可买不了多少东西,而且几乎每天都在大幅贬值,现在用一张100万亿津元钞票可买到的东西,或许一两个月后要花上10张甚至100张呢。

黄汉煊是商界老手了。据他自己曝料,当年在广外读书时,他就在广州市区观绿路开了一间服装店。如今他在澳大利亚开了自己的公司,在当地业界颇有名气。

方贯虹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国旅部门工作,后来赴美国攻读MBA,学成之后自己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张小西毕业后分配到华南农学院,原本可成为一名学者,然而她向往挑战性的事业,因而赴美攻读MBA。如今她是美国一家有名公司的人力资源专家。

赵衡是一位令人钦佩的儒商,一位令人感动的母亲,还是一位颇具天分的艺术家。这次聚会,她给我们每人赠送了一本她的画作,用艺术展现她的诗化人生,读之令人动容。

付志刚毕业后在中国贸促会一直干到处长的位置,然后来个华丽大转身,当起了公司老板。他说自己是小业主,实在是太谦虚了。

肖南原也是77级留校种子,如今是京师大名鼎鼎的人力资源专家。蔡明辉老师说他在深圳工作的女婿也是他的忠实fans,足见老肖在业界的影响力。

老班长吴华生是个born leader,毕业后扎根宝岛教书育人,如今是海南大学英文学院的党委书记,麾下专家学者如云,桃李遍天下。

陈泳勤是个被挪一族,毕业后,27年间被挪了5个单位,目前供职于汕头外运公司。如今他这把老骨头已被国企折旧完毕,因为尚有些许残值,因而退休后还被留在单位继续呕心血。

谈着谈着,不禁就谈到了英年早逝的林立浩。那边,大家在赞叹他的才思敏捷,赞赏他过人的音乐书画天赋,回忆他当年在排球场上的风采和在校运会长跑赛场上为Tomboy加油鼓劲的经典场面;这边,陈泳勤神色凝重,又想起了当年与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嶙的他泪眼相对的伤心情景,仿佛又听到追悼会上低迴的哀乐,看到逝者欲哭无泪的苍老双亲和悲痛欲绝的娇妻幼子。林立浩毕业后到汕头经济特区工作,以其过人的才干和亲和力赢得领导的高度信任和同事们的交口称赞。可惜不幸身患绝症,在人生事业如日中天之际,撒手离开了人寰。呜呼,上苍为何不与好人以寿?!

谈着谈着,又谈到了王应龙老师。当年,我们从王老师讲授的English for Today不仅学到了地道的英语,也第一次接触到外面的精彩世界。如今,听说王老师因中风呆在上海家中,连接听电话都没办法,真令人唏嘘。我们委托不久将出差上海的赵衡想办法找到他家,带去我们的问候和祝福。

座谈会上,蔡云谈了他的一个想法:当今常有老者补拍婚纱照,我们是不是可以约个时间回来补穿学士服。这一创意得到我们的热烈响应,初步敲定在2012 我们离校30周年的那一年。

座谈会上还不时有猛料爆出。lady-killer们当年韵事的当众大PK,令我们忍俊不禁。

座谈结束,走出教室,外面阳光灿烂,师生们在教学楼前合影留念。老师们的苍苍白发和我们的如霜两鬓,见证着天地有真性,师生情最长。愿我们的师生情谊如校园里的参天大树永远苍翠!

拍完照,师生们来到饭馆共进午餐。我们以茶代酒,恭祝老师们健康快乐长寿。老师们也频频致意,叮嘱我们常回来看看。

午餐毕,在蔡明辉老师、黎燕老师和张进、蔡云、林挺、源可乐、张江霖等东道主同学的陪同下,我们游览了母校校园。

第一站是广东财经职业学院。她是广东省财政厅办的高职院校,如今加盟广外。这强强联合的大手笔,显示出母校的非凡实力和办学魄力。我们为母校喝彩!我们为母校骄傲!

当年我们的饭堂现在还是学生饭堂,不过更加宽敞明亮了,取饭菜的橱窗口安装了IT刷卡机,饭菜票已成了古董。1-,2-,3,随着张小西的口令和手中照相机的闪光,定格了付志刚、周之安、陈泳勤和方贯虹组成的200977级学生打饭队列。

走到当年日语系学生宿舍楼旁,仿佛有一股强大的磁力把付志刚给吸过去了。哦,我们记起来了,老付当年的那段浪漫爱情就发生在这里,睹物思人,想必依然是刻骨铭心哪。老付:今日旧地重游,recall当年的日日夜夜,是甜?是酸?是涩?还是

当年我们的宿舍楼已被拆除,眼前矗立着的是两座富有现代气派的新宿舍楼。感谢林挺在我们的家园蒙难时刻抢拍了照片,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可视记忆。

当年开水房一带是一片广袤的田野,如今已变成了学校的大型运动场;只有小河边那栋建于6-70年代的旧楼房依然默默地坐落在原地,显得有点落寞。可是我们对这栋楼倍感亲切:当年蔡明辉、黄奇虎、黄国文等老师的宿舍就在这里。多少个白天夜晚,我们在他们简朴的房间里请教问题,谈天说地,亲密无间。

当年的露天电影场和排球场,如今是学校的文化广场。爱恩斯坦、亚里斯多德、莎士比亚、老子、孔子 先哲们在这里与莘莘学子们进行心灵上的交流。瞧,张小西与老子手拉着手,聊得多亲热!在莎士比亚面前,我们脑海里浮现出白发苍苍的蔡文显教授在英美文学讲坛上的奕奕丰采。

前面是学校的LOGO,这是广外的象征。围在LOGO旁边,就像孩子们围聚在母亲身旁。大家站好了,让我们和母亲一起照个全家福吧!

在学院老办公楼前面,周之安抬着头向着楼顶眺望。这里的三楼是当年学校的广播室,周之安曾经在这里主持普通话节目,他的一口纯正北京口音曾经倾倒了多少女同胞。

学校大门前也必须留一张照片。黎老师,帮我们照一个!一下子,黎燕老师手里就接了4部照相机。老师,您接到的是一颗颗学子们滚烫的心哪!

下午4点,接我们回去的车子到了。张进、林挺、蔡云、张江霖等留校老同学一直把我们送到汽车旁边。我们再一次热烈握手,再一次互道珍重,再一次相约2012

晚餐过后,我们来到宾馆咖啡厅。本想找一个偏僻一点的角落好尽情聊个够,叵耐邻座那个老外在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浓烈的雪茄烟味呛得我们特别是女同胞们落荒而逃,被迫转移到玻璃幕墙下的位子。嘿,好地方,我们因祸得福了!透过幕墙,珠江对岸灯火辉煌,江面上波光粼粼,游艇流光溢彩,美丽的珠江夜景尽收眼底。小乐坛就在我们座位的前方,这让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看,乐师们的演奏多么投入。悠扬的乐曲,似咚咚泉水,如汨汨溪流。此时此刻,我们也不由自主地gentle起来了。

(三)

29日早上8时,宾馆自助餐厅。

早餐是这次聚会的最后一次活动,早餐过后,我们就又要各奔东西了。周之安、蔺守明带着家人来与我们见面。两位夫人仪态端庄,贤淑而不乏干练;周公子风流倜傥,与乃父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们为他们的美满家庭祝福!也为每一位老同学祝福!

分别的时刻来临了。老同学们再一次紧紧握手,再一次热烈拥抱。张小西连连按动快门,一一记录下我们的依依惜别。

再见了,老同学,让我们记住难忘的这3天!

我们相约:2012年回母校穿学士服!

我们相信:不管身处地球村哪一个角落,我们永远心相连,手相牵!

 

201027日于汕头 陈泳勤)

Email Us: admin@gw77.com